凡有所相,皆为虚妄。

【尊礼】楞严说 1.1

卷一 般若


章一


小巷之中,艾利克·苏尔特躲过飞来的数道蓝色灵气,转身加速向巷口跑去。身后之人剑术如行云流水,已然封锁了前方的所有通路。

身着青色制服的年轻男子毫不迟疑地追上前去,右耳无线耳机中的传来的消息让他确定了本次任务即将圆满完成,亦或者早已完成——在前方那个正埋头狂奔的赤族族人踏入赤坂地界的那一刻,S4就已经能够得到想要的结果。

被追急了的赤族少年方才跑出巷口,便回身挥出几团火焰,青服男子轻巧挥剑挡下,火星四溅,散落在四周路面墙壁上,烙下漆黑的焦痕,然后流畅地收剑回鞘。艾利克猛地回头,就明白了S4的成员为何不再追赶——绘有青色水波纹的庞大的指挥车停在大路旁,几个S4成员正在与一群玄衣人交谈。

S4为首之人为一女子,容貌美艳如明珠,而与之商谈之人,玄色狩衣,金兔假面——黄金之氏族,非时院。

艾利克心知不妙,立刻开口辩解:“是你们青服的莫名其妙的要抓我!你们又想搞什么鬼!”

美丽而挺拔的女子并未理会他,目光投向了追击他的青服男子。青服男子,秋山氷杜走上前去:“报告副长,秋山氷杜归队!”

S4的副长,淡岛世理略微向秋山氷杜点点头,“报告本次事件经过。”


数百米外,灰色巨塔之上。

“您看到了,御前。”清朗的男声如同玉坂相击,“希望您能做出决定。”

“今日汝不仅是前来请罪,还请吾看了一出拙劣的傀儡戏啊,青之王。”须发皆白的老者自落地窗转身,眉间的纹路昭示着年岁和威仪,“还是从头到脚都是一场戏呢?”

“御前说笑了,”青之王端丽的面容肃穆恭谨,声音里却染上笑意,“您知道在下此次的来意——完全符合您的期望。”

回归的候鸟掠过天际,白羽在空旷的塔顶投下几不可见的影子。

他听见老者轻笑了一声,“汝稳重了许多,倒是没有空掷这半年的光阴。”

“御前谬赞了,”青之王回道,“那次确是在下过于冲动,事后在下已深刻反省,”他指向窗外,“这就是在下反省的成果,不知御前是否满意?”

“特意把戏台搭在脚下,吾岂能不捧场?不过,这戏演的太久又太吵,老年人可看不了多久……”

黄金之王轻笑应允,“所以,这次便如尔所愿。”


-------------—


一般来说,这个时候,周防尊正在酒吧的沙发上休憩。

平日无事的时候,草薙出云和一些吠舞罗的人们穿着轻薄的衬衣,在酒吧里小声谈笑;街道上春樱飞舞而过,带来初春的气息,虽然他闭目而眠,但却能知道。

 人总觉得他终日时睡时醒,万事不理,而对于他来说,睡眠不过是另一种消磨,于是是睡是醒,其实也无甚差别。

不过现在,他倒是可以真正享受一下熏然的春风——自半年前起,梦中终于有了一刻安宁——如果没有某个人的“拜访”的话。


说是拜访,大约更算得上是挑衅。

赤族与青族,似乎总有斩不断的孽缘。无论对方的“王”是否在位,两个氏族总会被牵扯到一起,避无可避。

他对之前沦为黄金氏族门下走狗的前代青族殊无好感,尤其在绑架安娜去做非人道实验之后——就像死死不肯离开枝头的果实,后果只能是腐败成泥,对现在新生的青族倒没什么其他看法,只要他们不跑到眼前来碍事——可惜,新任的青之王总能准确无误的踩中死穴。

从初见起就极度不对盘的人,与自己完全相反的存在。在听到他的声音的那一刻起,世界撕下了混沌苦闷的面纱,一切都变得清明透亮——立于他面前,微笑着说着作出看似求助实则傲慢要求的优雅青年,是他怀着疯狂而愉悦的欲望,想要烧毁殆尽的存在。

然后是矢俣的事,他们打了一架——从一开始的束手束脚到惊天动地,然后在灵魂将要自由的那一刻戛然而止。呵,碍事的黄金老头子。

被打断的感觉十分令人火大,他在酒吧里痛骂一整晚,第二天还要去御柱塔接受老头子的训导。虽然看到对方十分不爽,但事件结果处理的还算圆满。

在那之后,对方就开始避免氏族直接冲突了,直到突然上门“拜访”,要求介入——后果当然是不可能。看他离开时的未尽之意,估计还有后手,算算日子,也大概有一周了。


他靠在沙发上,就这样睡着了。在他睡着之前,在吧台旁边一直操纵者笔电的酒吧店长告诉他:“还是没有什么进展。”


草薙出云说的是吠舞罗最近正在忙碌的事。大概两周前,吠舞罗成员之一的出羽将臣在一次与代号“虎鸫”的极道组织的冲突中忽然倒地,在场的千岁洋慌忙把他送到医院,然而医院再三检查都未查出原因,出羽也从此昏迷不醒。吠舞罗上下为此忙昏了头,除了千岁洋在医院死盯着医生并看护着他的好友,其余的人都在多方追查原因,从出羽将臣的最近的行动和状态开始逐一分析,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只能将目标暂定在与之有仇的几个极道组织,首当其冲的就是“虎鸫”。为此,吠舞罗同时对上了几个组织,大小冲突不断,却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

周防探知出羽将臣暂时并无什么生命危险,也就放任族人们去自行解决了。原本热闹的酒吧最近空空荡荡,除了指挥坐镇的出云和年幼的安,也就只有他和年幼的安娜了。其余的族人们都在外面四处奔波着,然后又和S4起了冲突,惹的青王找上了门来,当然,被周防哼笑着给挡回去了。


周防依稀做了个梦,梦里自己立在满目疮痍的大地上,脚下的裂隙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翻滚着蠢蠢欲动。赤红色的火焰盘绕在他身上,却被隐隐压制着,仿佛缺了某个开关,要等到某个存在到来,才能喷薄而出。然后他看见巨大的黑气从地下爆发,碧蓝的天幕同时坠落而下。

他从梦中醒来,梦魇转眼烟消云散。睁开眼睛,窗外日头已然偏西,白昼将尽,微寒的晚风骤起,樱花飞落的越发急切。

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出现在门外,随着门上风铃颤动,有人推开了酒吧大门。


评论
热度(8)

© 腾空画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