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有所相,皆为虚妄。

【尊礼】楞严说 序章

半架空,架空设定部分参考零系列游戏

人物属于GORA,OOC属于我

警告:新手,脑洞陈旧,文笔渣白雷

如能接受,敬请观看,欢迎拍砖

汝负我命。我还汝债。是以因缘。经千百劫。常在生死。

汝爱我心。我怜汝色。是以因缘。经千百劫。常在缠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伏见君认为这世上存在鬼神吗。

伏见当时不耐烦的咂舌,没有理会上司突如其来的古怪问题,想着八成又是这个恶趣味的男人心血来潮后没头没尾的逗弄,干脆利落地告退走人。

在合上门前,他看见上司雪白的面容隐没在袅袅的茶水汽中,模糊的嘴角意味不明。

啧,存不存在跟他有什么关系。芸芸众生对超出自身理解之物的痴愚妄想,笑话而已。也就能吓吓道明寺那种脑补过度的儿童。

——如果非说有,那个男人倒是很接近。

 


宗像礼司这个人,该怎么形容呢。对于一些人来说,他是傲慢恶劣的麻烦大人物,而在另一些人心里,他是世间的秩序和大义的化身。他这样的存在,仿佛是无形的镜子,旁人能在里面看到自己的一切真实,无论是美丽的还是丑恶的,都被映照得毫发毕现。投注在他身上的,那么多人的感情,崇敬的,爱慕的,亦或是厌恶的,乃至憎恨的……而他本人,从来都表现的无动于衷——这是一把剑,只有在出鞘之时才会短暂的沾染上血色,而后,雪亮锋利如初。


既然如此,鬼神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。不过是剑刃下滑过的光影和流岚罢了。



所以伏见君,你是不相信的。

男人似笑非笑的嗓音震动着屯所深夜宁静的空气,伏见很想扶额暗叹自己的倒霉,深更半夜回宿舍居然也会被上司抓住“聊天”,早知道还不如夜不归宿。

深夜伫立在廊下的男人,织着淡色青海波纹的浴衣下摆无声摇动,雪色的精致容颜上含着隐约的笑意,毫无抓着下属在哪里都不对的时间地点聊天的尴尬,再度突兀的提起曾经的问题——配上这三更天倒也应景。

伏见烦躁之极,只想赶紧应付了上司让他能放他回去睡觉,于是毫无诚意的说,您觉得有就是有吧。 

伏见君能毫无障碍地接受出现不到百年的异能的存在,却对更久远的鬼神之说呲之以鼻啊。

那么有没有想过,鬼神是另一种形式的异能呢?民间这方面的传说和文献还是很多的,仔细研究起来没准会很有意思呢。


啧,您最近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书籍吗?所以决定在个人爱好里再加上一项民俗研究?


哦呀,这倒真没有,伏见君误会了,我只是觉得有趣而已。


那么我要回宿舍休息了,室长。 


夜深了呢,伏见君去睡吧。记得要关好门窗,不要让游荡的荒魂潜入梦里。


室长,您有空还是去多处理下文件吧。


哈,我会的。伏见君,晚安。


啧。


伏见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,即使穿着木屐也是悄无声息,素色的浴衣衬得那身影越发凉薄,最后和暗淡的影子一道,融进了月色里去。



TBC


坑了一年多重新提笔,大纲剧情结局全部推倒重来,在等待剧场版的日子里,自割腿肉填肚子,但愿我能坚持下去……


评论(2)
热度(7)

© 腾空画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